<b id="tie6m"></b><b id="tie6m"><optgroup id="tie6m"></optgroup></b>
    1. <bdo id="tie6m"></bdo>

      1. <tbody id="tie6m"><div id="tie6m"><address id="tie6m"></address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    <bdo id="tie6m"><optgroup id="tie6m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    首 页 政协动态 协商建言 委员声音 主席日志 正商量 议政瞬间 委员聊辽

            首页>协商>党旗在基层一线高高飘扬

            党旗在基层一线高高飘扬 | 五星红旗下的边境小康村

            西藏边境乡村基层党组织“五共五固”结对共建小记

            2022年08月22日 08:34  |  作者:张园  |  来源:人民政协网
            分享到: 

            人民政协报见习记者 张园

            海拔3600多米的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隆子县玉麦山谷,太阳升起的时候,最先照亮的是家家户户屋顶上的五星红旗。红旗下,藏式民房宽敞明亮,温室大棚生机勃勃,邮政车拉着快递又来了。

            远方的巡边路上,军地党员先锋队又冒着严寒出发了,沿路检查主权标识,盘查可疑人员,悬挂五星红旗,喷绘中国(CHINA)字样……

            西藏自治区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,伫立着600多个这样的边境村,生活着40多万边民。2020年,西藏全区21个边境县开展军地基层党组织“五共五固”结对共建,全面推进军地在守边巡边、产业发展、生产生活等领域深度融合,建成了一个个“人人思稳定、户户谋发展”的边境小康村。

            打造永不走的工作队

            1950年,十八军将士进军西藏时庄严宣誓:“坚决把五星红旗插在喜马拉雅山上!”而要把红旗插遍雪域高原,就必须把党组织建到基层。1959年,西藏第一个农村基层党支部在克松村成立,带领乡亲换农具、修水渠、办夜校。

            如今西藏早已旧貌换新颜,新时期又有了新的历史使命。想要巩固脱贫攻坚成果、推进守边固边富边强边工作,就必须把边境乡村基层党组织建成铸牢中华民族意识、带领群众致富、维护社会稳定、守卫边疆领土、开展反分裂斗争的坚强战斗堡垒。

            “部队拥有规范党支部建设经验,边境村则拥有地形熟、边情熟的优势。”隆子县玉麦乡副乡长、玉麦村党支部书记巴桑次仁介绍,军地成立联合党支部,共学党的理论固信仰信念、共建基层组织固一线堡垒、共促民生改善固脱贫成果、共树文明新风固民族团结、共守神圣国土固边境安宁。这,就是“五共五固”。

            “五共五固”开展两年来,玉麦村“两委”成员、村后备干部和农牧民党员多了很多学习的机会。农闲的日子,晚上8点到9点半,他们都会来“红色夜校”,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、“四史”等内容。

            军地互聘“党建指导员”和“边境工作顾问”后,连队政治指导员成了村里的党建指导员,给党员干部传授了不少党务知识,还开了培训班,引导大家学好用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。

            另一边,有了“边境工作顾问”加入连队党支部,驻玉麦77629部队53分队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了。边境巡逻时,身边多了熟悉情况、懂藏语的同志;去村民家帮扶时,军民之间的沟通也更流畅融洽。

            一来二去,官兵们群众工作的能力也提高了。退伍后,有近百人选择留在西藏边境,加入边境村“两委”班子。

            巴桑罗布是一名退役军人,2021年他被选为错那县聚塘村党支部副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。“现在国家大力支持边区建设,我在部队里学了很多东西,心里有股干劲,想趁着年轻干点事。”

            在部队的经历,让巴桑罗布更熟悉政策法规,也更能吃苦,更懂得密切联系群众。他用在部队学到的本领,完善村里各项规章制度,带头开展疫情防控工作,还定期到放牧点送政策上门。

            “而当了村主任以后,每天要思考乡村振兴怎么推进,有没有新搬迁群众遇到困难……”巴桑罗布说,自己这几年一直在历练成长,在党员群众的共同努力下,很多难题都一一克服了。

            “我最大的感触是,只要坚持党的领导,没有啥事是干不成的。”

            党和政府带我奔小康,我为祖国守边防

            制暖机,家庭音响,地毯……扎西罗布的家庭旅馆温馨舒适。

            2019年,扎西罗布搬迁到玉麦,但由于缺少耕地牲畜,一时不知该干什么。2020年,部队帮助他建起了这家民宿,此后两年间,部队又帮着给民宿添置了家电家具,教会他中餐厨艺,还定期来检修电路。随着玉麦旅游业的发展,扎西罗布有了稳定收入,在玉麦安稳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玉麦乡虽名为玉麦,但这里既没有玉石,也没有麦子,是一片青稞都不产的纯牧区。在军地党支部的带领下,当地群众建起了4个1000平方米的温室大棚。77629部队53分队分队长付瑶说:“部队生产骨干指导乡民种植蔬菜,讲解温度、湿度及土壤肥力等种植知识,每年开春,又来为温室翻耕土地。”

            大棚建成4个月,就产出了黄瓜、白菜等8个品种、2000余斤鲜果蔬菜,成了“党建促产业发展军警地共建示范点”,对外承包的租金还可以作为集体经济资金分红。

            “城市里的网购、扫码支付,我们也能用。”随着党支部和群众共同努力,玉麦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,路边装上了路灯,4G信号覆盖全乡。2020年12月,玉麦天路升级改造完成,更是彻底结束了玉麦大雪封山的历史,“现在想买什么,网购就可以,邮政车每周都来送快递。”

            “基础设施越来越好了,实现了稳得住、逐步能致富,更多群众自愿加入玉麦大家庭。”今昔对比让巴桑次仁更为感慨——玉麦曾是著名的“三人乡”,20世纪60年代起很长一段时间里,行政区域3644平方公里的玉麦乡只有乡长桑杰曲巴和女儿卓嘎、央宗放牧守边。今天的玉麦乡已是“幸福美丽边境小康示范乡”,生活着67户240人。

            2020年9月,尼玛扎西和次仁旦巴戴着红花踏上军旅征程,成为玉麦乡历史上首批应征入伍青年。“以前我们乡没有适龄青年。”巴桑次仁说,“‘五共五固’宣传了入伍的好政策,很多适龄青年报名,通过层层选拔,尼玛扎西和次仁旦巴有幸入伍。”

            送走入伍青年后不久,玉麦乡群众又与边防官兵一同踏上了巡边的道路。“军民一道吃糌粑、住山洞、蹚冰河、攀绝壁,把放牧守边作为一生的使命。”巴桑次仁说,这就是“五共五固”的真实写照。 


            编辑:张佳琪


            人民政协报政协号客户端下载 >

            相关新闻

            国产日韩一区二区